Hin_Desalle

b站@Hin_Desalle,微博@Hin_Desalle-伪男萝莉控。
写的和画的都渣渣,唱的也渣渣。
QQ3240035201,弧长怪。
伪音伪男双马尾萝莉控,以上。

依旧是摸鱼,廖苏这对真的是甜到掉牙还有点心情复杂。
动作有原图参考。算是参照更改吧【不会画女孩子的硬伤】

一只小乖猫……一个游戏捏脸的摸鱼。

将相思寄明月,期盼你能察觉。(幼年篇上)

  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看到一个携带着自己基因的生命诞生,她的诞生,是你的生命的延续。――佚名
  
  在这家位于市中心的医院,一个上午一个下午,晓月和透明分别出生了。
  
  晓月是个早产儿,那身子瘦弱的过分,被护士匆匆忙忙送进了保温箱。而透明躺到保温箱里面却是个意外,她被粗心的医生用脐带勒住了脖子,待她咿咿嘤嘤虚弱的发出不满护士才发现她发白的小脸,慌忙把她送到了保温箱里面。
  
  透明鼓着腮帮子皱着一张脸,这地方好无聊啊。她大大的眼睛无神的转着,落到旁边保温箱的晓月身上。
  
  ――要不要和隔壁保温箱的笨蛋打个招呼呢?
  
  可是透明恐怕没想到就是这一眼,打上了纠缠一辈子的结,她要照顾这个笨蛋一辈子了。
  
  于是她伸出软绵绵的小手,拍了拍保温箱的侧壁,旁边保温箱的晓月也注意到了她,回给了她一个傻乎乎的笑。
  
  啧,笑的真难看。
  
  可是透明好像忘记了,自己现在和她样子也差不多,毕竟都是新生儿嘛。
  
  被爸爸接回家以后的晓月似乎已经淡忘掉了在医院旁边保温箱里面的透明,在自己的婴儿房里面玩的开开心心。
  
  而另一边的透明被妈妈抱在怀里回家的路上满脸不悦。
  
  那个笨蛋到底去哪儿了啊!
  
  很碰巧的,两个小家伙的家是住在一起的对门。于是某天透明和晓月的母亲和父亲出门时候偶遇了。
  
  “哎呀,你有一个很漂亮的孩子呢。”
  
  “真不好意思呀哈哈,你家孩子也很漂亮呢。”
  
  在两个人的父母商业互吹的时候透明发现了这就是那个都没和她说句话就走掉的笨蛋,气呼呼的用自己的小奶手攥住对方的胳膊,丝毫没打算放开。
  
  “哎呀,关系真好呢。”
  
  晓月的父亲笑着打趣到。
  
  “是呀是呀,既然如此――不如我们――”
  
  “结个娃娃亲吧!”
  
  于是两人的父母愉快到根本没有询问对方孩子的性别就结了娃娃亲,等到发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两个人早就懵懵懂懂悄咪咪谈了恋爱了。
  
  莫名有些神助攻呢。
  
  透明表示很不爽,她莫名其妙就被和一个笨蛋绑定了。
  
  晓月依旧很茫然,我认识你吗快放开我胳膊!
  
  这一对欢喜冤家真是让人可喜可贺啊,一个总是一脸傲娇的攥住迷迷糊糊的晓月的手的透明,一个总是迷路畏手畏脚的跟在透明身后怕被丢下的晓月。
  
  到底是怎么变成以后那个样子呢……
  
  不要在意细节啦,至少现在,她们真好啊。
  
  ――――――――――――――
  很ooc的想写幸福,明月真好吃她们真是太好了,原作薄帷大大,我只负责发傻里傻气小甜饼!

“呜……我们……输了……”
“亲爱的,别哭了,你是玛尔塔心中永远的冠军啊”

奈奈别哭呀,你是最棒的,闭嘴赢一半战队虽败犹荣。

摸鱼啦摸鱼,不怎么走心,大概是左起隐·诺哈德,中间轩·德赛尔,右边是夜。
浮世三兄弟的延世系列恩。

大概是要写一下这个了

写手万能mua墙第162单#文手三十天挑战#
@佚名
文手三十天挑战
1st Day.
给六年前的自己写一封信。
2nd Day.
对六年后的自己写点什么。
3rd Day.
为自己现在亲爱的家人写点什么吧。
4th Day.
对自己曾经最好的伙伴说点什么吧。
5th Day.
为自己最喜欢的物品写一篇拟人。
6th Day.
给自己最喜欢的动物写一篇拟人。
7th Day.
给自己爱的学校写一篇拟校人设吧。
8th Day.
给这片养育过自己的土地留下一点文字吧。
9th Day.
为自己最爱的地方写一篇文章吧。
10th Day.
描述一下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吧。
11th Day.
描绘下自己觉得最美好的场景。
12th Day.
为自己最喜欢的书写一篇安利。
13th Day.
再写一遍自己曾经最满意的文吧。
14th Day.
用一句话概括自己经历过最伤心的事情。
15th Day.
用一句诗概括自己经历过最开心的事情。
16th Day.
再描述一下自己最开心的时候的感觉吧。
17th Day.
与曾经最伤心的事情告别吧。
18th Day.
给曾经最喜欢的文一篇文评。
19th Day.
从曾经最喜欢的书里找出一句刻骨铭心的话。
20th Day.
向最美好的场景做一次告别吧。
21st Day.
再描述一下自己曾经最喜欢的食物吧。
22nd Day.
给曾经最喜欢的地方一封告别信。
23rd Day.
给故乡一封告别信。
24th Day.
给母校一封告别信。
25th Day.
给曾经陪伴过你的小生物一封告别信。
26th Day.
给自己的物品一封告别信。
27th Day.
给朋友一封告别信。
28th Day.
给家人一封告别信。
29th Day.
给自己一封告别信。
30th Day.
写一篇遗书。
“一个月而已,我过完了一生。”

【赤涵同人】赤涵多余之死


    为什么觉得丢失了自己?
      Why do you feel lost myself?
  
  赤涵多余曾经无数次将笔墨挥洒在纸张上,字里行间透露出那些莫名的伤感,在极致的美学表达完毕之后,他又在深夜徘徊。
  
  在那水边,以伤害所谓自己憎恶的‘自我’,作为释放的暴走,像是那极致诱惑的血花所描绘的,渗透在水的波纹里,越来越远,越来越淡薄。
  
  同类们真的是我的同类吗?
      Similar, are really is my similar?
  
  当他躺在那树边,所难以言喻的正是那未曾滑落却一直深埋眼底的泪水。他见过太多太多,放纵血液,驱使自己杀戮的赤涵一族。可他想放弃那原始的杀戮,投身于人类社会,去述说,去书写,那破败却仍旧有着刃面的,古旧而神秘的美感。一把双面刃,伤害自己也有可能伤害他人。
  
  直到那由树叶间隙透射下来的光斑一跳一跳,多余才回过神来,已经是夕阳余晖的时间了。他又垂下脑袋,那痛苦中一丝挣扎几乎要把这躯壳扯开,撕碎在这危机四伏的丛林中。
  
  赤涵多余在想,或许自己就是多余的吧,对于这赤涵一族格格不入的自己,到底,是不是多余的呢?
  
  答案对于多余自己来说是肯定的。
  
  赤涵多余,本意多余啊。
  
  也不清楚说的是"不过"还是"不顾"
       Also not clear is saying "but" or "disregard"
     
  只晓得说了个"不"
       Know of only said a "no"
  
  多余本来就是打算死掉的,仅仅是温柔的笑望着音播。
  
  “动手吧。”
  
  疼痛的感觉原来如此美妙
       The feeling of pain was so wonderful
  
  在寂静的子夜里,一切都沉寂消失了。无论是满怀着深刻的爱意,还是凝聚的深意,都结束了,也不会再出现。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咏叹调吧。高潮片段也一如既往的深切而低昂,满怀着浓稠的爱意和思绪。宛若夜色中一抹化不开的寂寥和深邃。
  
  那两份信笺,隽永的字体是深邃的爱意,却永远找不到和谐的释放点,正是如此脆弱的时间点才会结束。就像是力量得不到合适的输出,却选择了暴走一般。
  
  红色和蓝色所交织的力量,所交织的颜色,就像是龙卷风的轴心。没有预计的,丝毫没有提议。血刃是红色的,那将以鲜血汇聚新的死亡,燃烧活着的力量。
  
  地狱和天堂也没了区别
       Hell and heaven didn't also the difference
  
  只因死亡算是无病呻吟,始于终结却始终静默无声。当哭泣的泪水也消失不见,当最终暗下决心的微笑和叹息。
  
  结束了。
  
  丧钟为谁而鸣?
  
  我亲爱的,那是白发的少年,脖颈上的铃铛响的清脆。
  
  每一个画面都已经结束,失去它最后的意义。
  
  少年陷入死亡的沉眠,再没有返回的余地。
  
  时间还在继续,就是这样。
  
  多余之死。
  Death of excess ―――――――――――――――――――
  注解:
  ①赤涵多余之死, 其构思、主体等,取自于布谷鸟之死《the death of Cuckoo 》,原作者不详。
  ②赤涵多余设定基本不变,但理解可能和大家略有不同,致歉。
  ③对于我所写的同人,赤涵作者静子曾说过“纪叶桑可以多写一些吗?”对于这句话其实我是很受用的,有关前篇赤涵多余同人的无题,也是很开心的完成,果然我能遇到静子真是太好了啊www
  ④很感谢购买前书原作的各位读者和购买此同人本的读者们,阿里嘎多!如果我的拙作有能使您看到一些与原作遥相呼应的地方,那真是,十分开心荣幸www(鞠躬)
  ⑤无论正序倒序这都是一片文章www希望您能发现呢。
  ps:据说本文和前文无题是被作者做在了同人本里面的,所以注解没有更改,具体不详。

【赤涵同人】无题

  Don't part with your illusions.When they are gone,you may still exist but you have ceasedto live.――不要放弃你的幻想。当幻想失去时,你可能会依然存在,却虽生犹死。
  
   当早上的一团浓雾被灼热的阳光扯的四分五裂的时候,白发的少年在那温暖的非触感中清醒了过来。就像是约定俗成的那样,溪水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凉,让少年那略显苍白的手指去沾水时,不由得更显得白皙,甚至于说变得单薄。 他用食指轻轻的捻起几滴水珠碰触了那薄薄的偏向淡紫色的唇,长期缺氧一般的颜色被水珠滋润的瞬间化为淡红色,少年微微抿了抿唇,那薄薄的唇间仿佛呼之欲出好听的声音,但最终也没有发出预想当中的嗓音,仅仅是晨起间舒服的一声轻哼,些微的呻吟罢了。 他是那隐于时间的精灵也罢,是那树木溪水中的元素也罢。他,是存在的。
  
  就既是存在于此的,赤涵多余啊。
  
  于是少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温柔笑意,睁开了双眸。那是一对怎样的眸子啊,不知道是不是每个赤涵族的男子女子,都有着这样的眸子。就像是韵毒却不混,有力却不浊,浓墨一般的,而并不带有着那浑浊的来自于黑暗的颜色。 若是有形容,或是清墨比较合适?只是那是赤色的,宛若晶莹剔透的两颗宝石,那淡漠的目光有如棱角分明一般。若有若无的,他的眼底似乎总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忧愁,就像是被裹进去了一般。当你站在他的眼眸中,他是在笑的啊。他是那所醉心痴迷于美学也罢,是那艺术中流连忘返的一存在也罢。他,是存在的。
  
  便既是存在于此的,赤涵多余啊。
  
  当傍晚的流光洒在河畔的晴霞,就像是被洗过的绸缎一样,不禁让人想起一种微光,那是比声音先一步到来的存在,伴着些许的弧度线条,霎时间结雾,化为那为大地所赞颂的生命起源――雨。
  
  他是在细碎的水珠打在他脸上的某一个瞬间惊醒的,纤长的羽睫一直挽留着的一两滴,斜滑到高挺的鼻梁上,紧接着一点点滚落到那薄唇上,留下一点点晶莹,紧接着落到锁骨上。
  
  赤涵多余没有去打扰那些水滴,在那凝结的小因子上,他看到了折射的,自己的眼眸,一瞬间有点失了神。
  
  眼睛是会说话的,当瞳孔变成各种形状,缩紧或者放大,都无时不刻表达着各种情绪,感官温度。在直属视觉的世界里,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唯有纯色一点点的将脆弱的美感渗透到底。那是心灵的窗户,让你望见一方净土;那是沟通的桥梁,让你更温和更真诚的到达对方的面前;那是极致的脆弱所放任的肆意生长,让你被感情所包裹。但对于赤涵多余,所看到的事物并非只有言说这一条路。
  
  他提起笔,骨节分明的手指因为欣喜而过于用力,泛起了更深层的白色,有种惨然的感觉。那指尖流泄的文字,让人感受到了虽然没有听闻却已经由感于心的温润嗓音,映入眸中的是他清秀,笔锋瘦良的字迹,隽永而绵长。他是那黄昏余温里面的一盏烛光也罢,他是那夜间明月之处那无尽的繁星微凉也罢。他,是存在的。
  
  正既是存在于此的,赤涵多余啊。
  
  赤涵多余,既是存在于此的。
  
                   ????年?月?日见赠。
  
  
  
  

【杰园】123我爱你

#杰克×园丁
#OOC属于我。公主抱?没有。

园丁睁开眼睛,她目前所在的位置是红教堂的内部。――恩,这或许不是个好位置?

就在她即将往出迈步的时候心脏的剧烈跳动预示了危险,她正要出去的门泛起了红光,园丁小姐立刻慌不择路的往反方向的窗户钻了出去。

另一方却同时敲起了警钟声,律师先生受到了伤害,然后是难以压抑的大叫。――“杰克!是杰克啊!”

园丁小姐抹去一把刚才因为翻窗户又迅速跑动的汗珠,看着律师先生离自己不算多远的距离她着手开始拆椅子――至少在自己的面前不要让伙伴被绑住。

在一阵喘息后园丁发出了满足的呻吟,擦去额角的泪珠,椅子被拆掉了。可是她一站起身,杰克正笑眯眯的站在她面前。律师跑了,杰克那一爪子却丝毫没有怜惜的划了过来,巨大的震慑力让园丁直接被用气球绑了起来。

心脏的狂跳声让园丁疯了一样挣扎着,可是杰克依旧是戴着面具维持一副笑脸的模样贴近了她的耳朵。

“哦,我可爱的小姐,你是在这里一直等着我吗――”

“哈――哈啊,才没有!放开我!”

园丁手足无措的挣扎着,杰克微微摘下一半面具眼底里满是笑意的看着她。

“五点。”

杰克就站在原地,也没有移动也没有把她绑到其他狂欢之椅上。

“哈?”

园丁一边挣扎一边开始疑惑。

“一全听你的,二给你好的,数到三永远爱你一个――”

杰克此时还有着闲心唱起了歌,而其他人已经把密码机破译的剩下两个了。

“四不会犯错,五不会啰嗦……”

砰的一声,园丁落地挣脱掉束缚迅速跑掉了,此时还剩下最后一个密码机,她刚好遇到一个破解到一半的。

而杰克突然收敛起了刚才还在唱歌的闲心,把律师和空姐依次绑到了椅子上。

园丁则被医生拉着去输入密码了――因为时间有点久已经没办法营救他们了。

可在门打开的最后一刻,杰克化为黑雾站到了她们面前,她和医生都迅速的往前跑去。

“再见了,我可爱的玫瑰花小姐。”

杰克迅速的抓住了医生朝着园丁离开的方向笑着,看她离开后把医生也绑上了狂欢之椅。

最终逃脱的――只有园丁一个人。

『我轻轻靠近你的耳朵,说爱你不嫌太多,如果相遇的几率亿万分之一那么多,请相信我的真心比宇宙还辽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