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n_Desalle

b站@Hin_Desalle,微博@Hin_Desalle-伪男萝莉控。
写的和画的都渣渣,唱的也渣渣。
QQ3240035201,弧长怪。
伪音伪男双马尾萝莉控,以上。

将相思寄明月,期盼你能察觉。(幼年篇上)

  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看到一个携带着自己基因的生命诞生,她的诞生,是你的生命的延续。――佚名
  
  在这家位于市中心的医院,一个上午一个下午,晓月和透明分别出生了。
  
  晓月是个早产儿,那身子瘦弱的过分,被护士匆匆忙忙送进了保温箱。而透明躺到保温箱里面却是个意外,她被粗心的医生用脐带勒住了脖子,待她咿咿嘤嘤虚弱的发出不满护士才发现她发白的小脸,慌忙把她送到了保温箱里面。
  
  透明鼓着腮帮子皱着一张脸,这地方好无聊啊。她大大的眼睛无神的转着,落到旁边保温箱的晓月身上。
  
  ――要不要和隔壁保温箱的笨蛋打个招呼呢?
  
  可是透明恐怕没想到就是这一眼,打上了纠缠一辈子的结,她要照顾这个笨蛋一辈子了。
  
  于是她伸出软绵绵的小手,拍了拍保温箱的侧壁,旁边保温箱的晓月也注意到了她,回给了她一个傻乎乎的笑。
  
  啧,笑的真难看。
  
  可是透明好像忘记了,自己现在和她样子也差不多,毕竟都是新生儿嘛。
  
  被爸爸接回家以后的晓月似乎已经淡忘掉了在医院旁边保温箱里面的透明,在自己的婴儿房里面玩的开开心心。
  
  而另一边的透明被妈妈抱在怀里回家的路上满脸不悦。
  
  那个笨蛋到底去哪儿了啊!
  
  很碰巧的,两个小家伙的家是住在一起的对门。于是某天透明和晓月的母亲和父亲出门时候偶遇了。
  
  “哎呀,你有一个很漂亮的孩子呢。”
  
  “真不好意思呀哈哈,你家孩子也很漂亮呢。”
  
  在两个人的父母商业互吹的时候透明发现了这就是那个都没和她说句话就走掉的笨蛋,气呼呼的用自己的小奶手攥住对方的胳膊,丝毫没打算放开。
  
  “哎呀,关系真好呢。”
  
  晓月的父亲笑着打趣到。
  
  “是呀是呀,既然如此――不如我们――”
  
  “结个娃娃亲吧!”
  
  于是两人的父母愉快到根本没有询问对方孩子的性别就结了娃娃亲,等到发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两个人早就懵懵懂懂悄咪咪谈了恋爱了。
  
  莫名有些神助攻呢。
  
  透明表示很不爽,她莫名其妙就被和一个笨蛋绑定了。
  
  晓月依旧很茫然,我认识你吗快放开我胳膊!
  
  这一对欢喜冤家真是让人可喜可贺啊,一个总是一脸傲娇的攥住迷迷糊糊的晓月的手的透明,一个总是迷路畏手畏脚的跟在透明身后怕被丢下的晓月。
  
  到底是怎么变成以后那个样子呢……
  
  不要在意细节啦,至少现在,她们真好啊。
  
  ――――――――――――――
  很ooc的想写幸福,明月真好吃她们真是太好了,原作薄帷大大,我只负责发傻里傻气小甜饼!

评论(1)